• 回到顶部
  • 182-6818-3858
  • QQ客服
  • 微信二维码

乡水农情农家乐饭店

陈钢:1582-6818-3858

桐庐旅游之中国十大名画之首,《富春山居图》的故事

  如果您到过桐庐旅游景区严子陵钓台,那导游一定会跟你说过富春山居图的故事。

  我们大家都知道在中国,字帖中最有名的要数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,画中最有名的要数黄公望的《富春山居图》。桐庐被誉为山水画城,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黄公望的《富春山居图》,南北朝吴均的一篇《与宋元思书》用文字展现了桐庐的山水之美,而黄公望则是用画,画出了桐庐富春江两岸的山水之美.今天就来讲讲《富春山居图》的故事。

  家家都在画屏中

  公元1347年,78岁高龄的一代山水画宗师黄公望,决定用毕生功力,研磨出一幅山水画长卷。这以后的三年,黄公望一门心思创作,到1350年终于大功告成。

  画好这幅画后,黄公望觉得自己也老了,恐怕不久于人世,就将这幅画送给了好朋友无用上人。无用上人展开画卷,不惊惊呆了,此画高一尺余,长约二丈,以浙江桐庐的富春江为背景,全图用墨淡雅,山和水的布置疏密得当,墨色浓淡干湿并用,极富于变化,展现了桐庐富春江两岸的秋色,彼岸水色飘飘渺渺,远山隐隐约约,接着是群峰争奇,巍峨挺拔。山间丛林茂密,有零星村舍,小桥,平坡,茅亭等散落其间。水中有渔舟垂钓;山和水的布置得当、层次分明,用笔顿挫转折,看着好像随意,实际上却巧夺天工。无用上人当场就叫出声来;“此画必为传世之作!”

  4年后,黄公望与世长辞,而《富春山图》则在无用上人收藏过程中开始了漫长而富有传奇故事的经历。

  接下来的一百年,这幅画经历了好多人的一番巧取豪夺,直到明成化年间,才辗转到了画家沈周手中。按理说,沈周识画、懂画、爱画,《富春山图》算是有了个不错的归宿。不了沈大画家有一天突然头脑发热,觉得这么好的画,却没有名人的题跋,显得有点美中不足。接着他就干了一件把肠子都悔青的事。把这幅画交给一个朋友,请他题跋。哪里知道朋友的儿子是个纨绔子弟,见父亲的书房里面有这么好的画,就动了歪主意,偷偷拿出去卖了。沈周知道后,捶胸顿足,满世界的寻找,终于发现在某个酒肆里,有人拿着这幅画在公开叫卖。沈周赶紧掏银子要买,可惜钱不够,又转身四处去筹钱。遗憾的是,等他再回来,画已经被别人买走了,从此下落不明。沈周欲哭无泪,终日抑郁寡欢,后来只有凭着记忆,临摹了一幅《富春山图》,来表达对真迹的无限追思。

  又是近一百年的巧取豪夺。到了明朝末年,另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董其昌粉墨登场。董其昌既是画坛的领袖,又是礼部尚书,讨好巴结的人很多,《富春山图》以礼品的方式重出江湖,落到了董其昌手中。董其昌称道,“展之得三丈许,应接不暇。”确给人咫尺千里之感。这样的山水画,无论布局、笔墨,还是以意使法的运用上,皆使观者不能不叹为观止。正如恽南田所说,“所作平沙秃峰为之,极苍莽之致。”董其昌还曾说,他在长安看这画时,竟觉得“心脾俱畅”。董其昌告老还乡以后,横行乡里,变成了一个大地主,贪得无厌,名声不大好。寿终正寝之前,他将这幅画卖给了土财主吴洪裕。人性真有趣,一生风流倜傥的董其昌最看重的原来是金钱,一生视财如命的吴洪裕却对《富春山图》爱不释手,那是清顺治七年(1650),江南宜兴吴府,卧病在床的吴洪裕到了弥留之际,气如游丝的他死死盯着枕头边的宝匣,家人明白了,老爷临死前还念念不忘那幅心爱的山水画。有人取出画,展开在他面前,吴洪裕的眼角滚落出两行浑浊的泪,半晌,才吃力地吐出一个字:烧。在场的人都惊呆了,老爷这是要焚画殉葬呀!要被烧掉的画就是国宝文物《富春山居图》。这时候,幸亏吴洪裕的侄子吴志文,在老伯弥留之际,他跪在床前,一面盯着火苗,一面盯着伯父,伯父刚闭上眼安息,他就一个箭步上前把画抢了出来。画虽然烧出了几个连珠洞,后来变成了两截,但毕竟还是保存了下来。从此《富春山图》一分为二,长卷叫《无用师卷》,短卷叫《剩山图》。

  又经历了一百多年。这期间,形形色色的山寨版《富春山图》四处流传,真迹销声匿迹。

  乾隆皇帝是一个酷爱书画的皇帝,早就听说《富春山图》的大名,只是苦于不知下落。有一年,一幅假的《富春山图》(子明卷)被征到宫里。这幅画,原来是被一位叫唐宇昭的收藏,在他家里,这幅画叫山居图,其实是《富春山图》的摹本。乾隆看到后,两眼放光,断定这是真迹。于是悉心收藏,同时将这幅画改名为富春山居图,还不时地取出来欣赏一番,没看一次就提诗一首,加盖玉玺。谁知道到了第二年,又有官员进贡了一幅《富春山图》(无用师卷),十分逼真。乾隆爷留下了,理由是这个临摹品简直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,不忍丢弃。其实以乾隆的智慧,他应该很清楚,这幅才是真迹,最明显的证据就是它有火烧和修补的痕迹,与历史记载相吻合。但是他是天子,之前又是提诗,又是盖章的,不好下台阶,只能睁眼说瞎话。乾隆也将这幅画改名为《富春山图》。从此,《富春山图》就变成了《富春山居图》了,这还不算,乾隆又请出各位大臣前来鉴定。爱卿们都是揣测圣意的老手,众口一词地说前面的一个是真迹,后面的是赝品,并集体歌颂了皇上热爱艺术,不拘泥真假的广阔胸怀。历史就是这么富有戏剧性,因为皇上面子问题,《富春山居图》的真迹被阴差阳错的打入冷宫。但正是因为这样,真迹才不仅避免了被糟蹋,还得以安享二百余年的清净。就在这座乾清宫里,它被静静地存放了近200年。20世纪30年代(1933年),故宫重要文物南迁,万余箱的珍贵文物分5批先运抵上海,后又运至南京。文物停放上海期间,徐邦达在库房里看到了这两幅真假《富春山居图》,经过仔细考证,他发现乾隆御笔题说是假的那张,实际是真的,而乾隆题了很多字说是真的那张却是假的,推翻了先人的定论,还它一个真实的面目。直到随其他文物一起南迁。而今,这真伪两卷《富春山居图》都存放在台北故宫博物院,共同见证着中国书画收藏史上的一段笑谈。

  重新装裱后的《剩山图》,在康熙八年(1669年)让与王廷宾,后来就辗转于诸收藏家之手,长期湮没无闻。至抗日战争时期,为近代画家吴湖帆所得。画家吴湖帆曾用古铜器商彝与人换得《剩山图》残卷,十分珍惜,从此自称其居为“大痴富春山图一角人家”。当时在浙博供职的沙孟海得此消息,心情颇不平静。他想,这件国宝在民间辗转流传,因受条件限制,保存不易,只有国家收藏,才是万全之策。于是数次去上海与吴湖帆商洽。晓以大义。吴得此名画,本无意转让。但沙先生并不灰心,仍不断往来沪杭之间,又请出钱镜塘、谢椎柳等名家从中周旋。吴湖帆被沙老的至诚之心感动,终于同意割爱。1956年,画的前段来到浙江博物馆。成为浙江博物馆“镇馆之宝”。

  民间的接触1993年中秋之夜,上海电视台曾与台湾的“华视”联合举办中秋晚会,把这件传世名作采用现代技术,在电视屏幕上给拼接起来了。引1999年7月“黄公望《富春山居图》圆合活动”在当年黄公望《富春山居图》的原创作地——风景秀丽的富春江畔举行,中国美术学院院长潘公凯、教授孔仲起、台湾中华艺文交流协会会长史元钦、台湾著名国画家李奇茂等30多位海峡两岸著名书画家联手临摹了《富春山居图》长卷。

  新中国成立以后,浙江曾通过各种渠道和台湾沟通,希望两岸《富春山居图》能合璧展出,但没有得到反馈。引2005年,《富春山居图》合璧一事出现转机。凤凰卫视刘长乐总裁曾几次到台湾努力促成这件事情,也得到了台湾方面的反馈:浙江省博物馆剩山图先去台湾展览,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无用师卷来大陆展览的事先不谈。杨建新当时表态,希望实现两岸《富春山居图》的交流,有来有往。浙江博物馆的《富春山居图》剩山图去台湾展览没有任何问题,但希望台湾方面承诺适当的时候台北故宫博物院的《富春山居图》无用师卷能赴大陆和浙江省博物馆的《富春山居图》合璧展出。

首页    桐庐旅游之中国十大名画之首,《富春山居图》的故事